《极速少年》导演吴优手记
作者: ag8亚游集团 来自: 公司动态 发布时间:2018-08-14 阅读数: 评论:0
字号

今天,为大家带来导演吴优的手记,与大家共同分享这段被他称为“梦醒不知身是客”的拍摄经历。

从1月9日第一次出发去海南,到现在第七站漠河走完,回头看看已经过去了将近四个月的时光。除了春节的时候在家待了近十天,基本一直处于在外奔波的状态。

微信图片_20180814151044.jpg

这个过程很艰苦,回家时,甚至一下想不起自己家住在几楼。在外工作,偶尔会夜里突然醒来,不知自己在哪个城市,住在哪个宾馆,也忘记了晚上吃的什么,有种“梦醒不知身是客”的感觉。

唯一不变的,是与我同屋的导演孙思宇,他的呼噜声能让我判断一下,外面全黑着的天大概几点,或者我到底需不需要起床。


微信图片_20180814151132.jpg


有很多故事值得我们怀念,比如海南的潮湿,早上醒来被子上都是露水;比如嘉峪关的风,那些被风吹断的旗杆。


微信图片_20180814151224.jpg


比如衢州的恬静,雨后可以散步的村庄。


微信图片_20180814151255.jpg


比如漠河的傍晚六点,几十家村户一起升起的炊烟。


微信图片_20180814151337.jpg


这些都会长久地存在于记忆里,可是今天,我还是想写一写福建将乐赛区实验小学的那些孩子们。


微信图片_20180814151417.jpg

我和摄像朱梓铭在海南琼中


丨李佳维——“我想告诉我的父母,这就是你们的儿子,他不笨,也不蠢。他很努力。”

采访时,一个小男孩走进来,小学生不该有的愁苦都写在他的脸上。我们问他:“你为什么想参加极速少年呢?”他的话让我很惊讶。

“我想参加《极速少年》来证明自己,我的两个哥哥一个在清华,一个在北大,我父母认为我也应该像他们一样,可我已经很努力了,还是达不到他们的要求。”说罢叹了口气:“们总认为我很笨、很蠢。

“可是即使参加了《极速少年》,你能证明什么呢?回家后,你会怎么跟你父母说呢?”

他的眼神突然有了一点光亮:“我想赢,我想拿到一个奖牌或者是奖状,然后回家告诉父母,这就是你们的儿子,他不笨,也不蠢,他一直都很努力,请你们也能因为他骄傲一点点。

我听着听着,掉下眼泪来。在他说不笨,不蠢这些字眼的时候,他的嘴唇显出用力的样子,大概是说出这些词对他来说是一种伤害,可是随后他的眼睛又有了一点期盼。


微信图片_20180814151556.jpg


是啊,有哪一个孩子,不希望父母认可自己,因为自己而感到骄傲呢?这是一种多么淳朴而有力量的想法。

后来,我看着这个叫李佳维的小朋友在操场上为自己每一次好的表现振臂高呼,密切观察着好朋友。他总是一脸期待地冲过来问我们到底能不能去北京。总之,就是少年最该有的模样。

可是后来李佳维的队伍成绩并不好,连输了几次,主持人给其他同学发放胜利奖品的时候,我总是忍不住去看他的反应,因为他什么都没有,我就会担心,回家以后,该怎么说出那句话呢,是不是又要被扣上“就是很笨很蠢”的帽子呢?

一天下来,李佳维的队伍一分没得,最后一场比赛是绑腿跑,临近终点,队伍里有人摔倒了。那一刻天空下着蒙蒙细雨,李佳维背起书包就跑,不再打算比赛了


微信图片_20180814151700.jpg


当时比赛场机位不够,我担任着拍摄终点过线的任务,眼瞅着李佳维一身泥,脸上裤子上都是,我想他是实在无法面对自己队伍的成绩吧。在场导演胡心砚第一时间冲上去追,我拎着机器在后面跑,终于把他劝回来了,一脸泪痕,一屁股泥。

如果不是满心期待,又怎么会如此绝望。

李佳维还有一个机会:第二天的皮划艇项目还有四个名额,以及额外的四个复活者联盟的名额。队伍被重新分为四人一组,四人皮划艇接力,三个队伍一起比拼。


微信图片_20180814151752.jpg


前三棒基本不分上下,相差不到一秒的时间。第四棒决胜局,战况激烈,从李佳维出发开始,岸边观看的人群就开始欢呼加油,认识李维佳的人都喊出了他的名字,后来不认识的也开始跟着喊。

后来李佳维真的远远超过了其他对手,后半程一直处于遥遥领先的位置,岸上的欢呼更加响亮了,我也在欢呼,甚至掉下眼泪来。


微信图片_20180814151839.jpg


我想,一个男孩带着这么沉重而有美好的愿望,在第四棒靠着自己的双手和努力获得了胜利,而岸上所有的人都在呼喊着你的名字、脸上挂着微笑地为你欢呼、迎接你的胜利,这是人生中一种难得的体验。


丨肖哲宇——“现在我有点想带着大家一起赢了,还来得及吗?”

第一次见肖哲宇是在拍摄之前,一间坐满了当地电视台记者、我方栏目组,校方老师的会议室里。这是一场关于一名儿童与十几个成年人的对话。

校方老师给肖哲宇的评价是“上语文课写数学作业”“极具领导力”“脱缰的野马”“没人能管得了”,这些词让我对这个小朋友有很大的好奇心。


微信图片_20180814152009.jpg


随后的面谈中,肖哲宇的一些表现让我很吃惊。他语速极快,答案脱口而出,甚至在你的问题还没有问完的时候,他已经领会意思,打断你的话说出他的答案,还会注意到你的表情并且问:“你为什么突然笑了一下?”

“特立独行”“独立思想”“看得透彻”,这是我对他的评价。我非常喜欢他,因为他跟我小时候太像了。


微信图片_20180814152100.jpg


那天训练时,我把话筒给肖哲宇带上,他问:“这是什么?”

 “这是一个话筒,收声音用的。”

那我可不能乱说话了,你们光给我特写就可以了。”后来他就一句话不说,还不时偷看镜头到底有没有在拍自己,半天的拍摄下来,几乎一句话都没说。

结束的时候他凑过来,对我眨眨眼,说:“我知道你们想让我多说话,可是我不想说。其实我什么都明白,这就是一个比拼低端战力的游戏,两边队伍并不是比拼哪边的高端战力强,比拼的是低端战力哪边弱。我是最高的高端战力,所以你们不应该关注我,应该去关注我的那些菜队友。

我尬笑了两声,觉得应该给他指指路。


微信图片_20180814152200.jpg


后来肖哲宇的队伍连着输,有人在哭,有人在安慰,有人在若有所思。他自己翘着二郎腿,坐在一边面无表情,看着哭泣的队友,偶尔还笑一两下。

我问他:“你干嘛呢?”

“菜队友太多,要是单人比赛就好了。”

上午比赛结束的时候,导演组和孩子们被安排在一间祠堂吃饭。我跟肖哲宇聊了几句,“像咱们这种人呢,总觉得自己特厉害,以后呢有两种选择,一是依然觉得自己很厉害,不和别人合作、交流,别人瞧不上咱,咱也瞧不上别人。第二种呢,也是自己很厉害,但是会去帮助别人,用自己的能力处理好别人处理不了的事情。最后通过个人的能力带领大家,获得团队的胜利,你觉得……”

“所以你想让我成为第二种人?”肖哲宇打断了我的话。

“我不会告诉你要成为那种,只是告诉你我发现了这两条路,怎么选都是你自己的选择。”

中午强烈的阳光照在他的脸上,肖哲宇依旧满不在乎的样子,祠堂在他背后显得很高很大。


微信图片_20180814152349.jpg


在最后一轮皮划艇比赛中,肖哲宇拉平了上一棒的成绩,并在最后阶段反超一点,为队友创造了优势。

他从皮划艇上下来,没穿鞋就来找我,比赛时沾上的江水和掩饰不住的得意都挂在黝黑的脸上:“怎么样?我就告诉你单人比赛我没问题吧!”

最后公布总成绩,肖哲宇他们队获得第二名,虽然可以参加最后的总决赛,但队伍里其他人就要离开了。那些要离开的队友哭得很伤心,又笑中带泪地去祝福肖哲宇。

离开时,我和肖哲宇走在一条长长的田垄上,周围只有小蛤蟆的叫声和水流过的声音,一个人也没有。


微信图片_20180814152449.jpg


 “感觉怎么样?”我问。

 “他们都哭得挺伤心的。”肖哲宇低着头。“现在我有点明白了,现在我想带着他们一起赢,还来得及吗?

我拍了拍他的肩膀没有说话,可是不管从什么时候开始,永远都来得及啊,我相信他明白。

在最后一站漠河赛区拍摄的时候,我和后期聊天说起将近半年的拍摄经历,都有点舍不得。


微信图片_20180814152604.jpg


拍摄期间,我们奔波辗转,碰到过飞机上没有位置放机器,只好死皮赖脸跟空姐求情;也碰到过下着大雨大家一起分享一个破塑料袋;碰到过有的同事从电瓶车上摔下又爬上来……

这一切的一切都深深地铭记在所有人心里。资溪、衢州、嘉峪关、遵义的太阳改变了我们的肤色,即使用了很多防晒霜。


微信图片_20180814152657.jpg


我想在一开始的时候,所有人都是想着我们如何做好一期叫《极速少年》的节目,不过到了后来,我们都变成了极速少年。

我最喜欢的作家是史铁生,借用他的一句话作为这篇手记的结尾,表达我对《极速少年》的喜爱和这半年的怀念。

 “我甚至现在就能清楚地看见,一旦有一天我不得不长久地离开它,我会怎样想念它,我会怎样想念它并且梦见它,我会怎样因为不敢想念它而梦也梦不到它。”

谢谢你们,每一个人。

编辑丨张晓玉

微信图片_20171206181325.png